第一章  凡是看到自然捲的都要帶走?()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客人,不要進來玩啊…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啪!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怎麼這樣說?!應該是要面帶微笑的拉攏客人,說『客人,歡迎光臨~』這樣才對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喔…鼾……」睡‧著‧了。

 

 

 

 

「不准在我說話的時候睡覺!」人妖一號怒吼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哈~~~~嗯?」伸個大懶腰,那雙死魚眼旁多了幾滴淚水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時從彼端走來了兩個人,「最近風平浪靜的,真無聊。」土方說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旁邊的總悟拿起火箭筒對著土方,「那就讓我來幫你吧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哇啊啊啊!沒人這麼幫忙的吧!」我看你是要我死吧…Orz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無聊的人生快點結束不是比較好嘛?俗話說不要佔著茅坑不拉屎。」一樣面無表情的說著這種話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客人,歡迎進來啊~

 

 

 

 

 

等等!土方突然定住,聚精會神的聽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總覺得…這聲音…很熟悉,土方轉身,看到一個梳著側邊馬尾,穿著和服的「美女」(人妖?),淚眼汪汪的模樣令人憐惜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你是……你很面熟……」土方湊近了「她」的臉睥睨打量,這一頭白色的捲毛,濃妝艷抹的打扮…這傢伙是瘋了嗎!?

 

 

 

 

 

他不動聲色的將土方推開,換上「可愛女孩」的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先生,你真愛開玩笑,這種搭訕已經過時囉,如果留下個幾百萬的我倒是可以不介意啦。」阿銀努力睜大眼睛,眨呀眨的,抿著小嘴假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此時的總悟─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醃昆布女孩你在幹嘛?」一旁的總悟發現在對面坐著的神樂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我在盯著我的薪水,還有,叫我女王。」神樂眼睛轉也不轉的說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們那個窮酸萬事屋應該快倒了吧,真選組最近缺打雜的……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總悟敏捷的閃過了揮過來的雨傘,「妳這是要殺人啦!」幾句話不到就動用武力,這女孩頭腦有問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很吵耶!不然來比誰從這裡跑回家比較快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什麼話!要比也是要比跑到真選組啊!開始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啊!卑鄙小人!」兩人踏上了白痴又無聊的賽跑之途途途途途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此時的土方─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總悟…你不覺得他……總悟?」土方回頭一看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==|||,那兩個沒救了……不理他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沒看到就算了,既然被他遇到了就無法不管,「跟我走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不要,」憑什麼要這樣無緣無故的被拖走啊,我又不是寵物,就算是定春也是很有個性的。「為什麼我要跟你走?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可惡!……難道他比較喜歡這樣嗎?對著路過人來人往的……他真的覺得比較好嗎?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跟我走就是了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不要,我是為了什麼站在這裡的啊,說什麼現在也不能跟你走。」阿銀眼中流露出堅定,「我的脾氣你還不知道嗎?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土方氣急敗壞的說不出話來,抓住阿銀的手卻仍牢牢緊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先生……我們這裡是不准動粗的,請你放手。」從阿銀的背後傳出了聲音,媽媽桑西鄉夫人沉穩的嗓音制止了拉扯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看你們的樣子……好像認識?」他觀察了一陣子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阿銀搖頭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到底在這裡做什麼?!」真是看不下去了,再怎麼沒錢也不至於這麼墮落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喔,暑期打工啊。」阿銀一派不在乎的說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讓土方更升上一把無名火,他的眼神彷彿要把阿銀當場生吞活剝似的直盯著他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怎麼,這位客人你對捲子有興趣啊,呵呵,拿錢來好解決啊。」西鄉夫人的臉快要貼到土方臉上了。「看你的樣子還不錯,給你打個折吧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媽媽桑,我很貴的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只見兩人耳語一番,完全沒理會阿銀的話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好!成交!」西鄉夫人非常爽朗,轉身離開。「捲子你就帶走吧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阿銀錯愕,「喂!好歹問過當事人再決定吧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捲子?…是吧,乖乖的跟我走吧。」土方露出了笑容。不懷好意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走去哪?我感覺……我的血糖又不夠了……我需要先補充一點糖份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阿銀你也沒有多反抗嘛!(ˋˊ指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二章  甜食吃完要運動?()

 

 

 

 

 

月色斜斜映照在街道上,夜晚的涼風微微的吹拂兩人的臉,兩人從商店裡走出來後就沒有交談,默默的走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呃……其實阿銀是沒空說話啦,他正開心的吃著土方買的棉花糖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吃那麼多甜食,應該很快就會下地獄了吧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胡說,像我這樣的人一定會上天堂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……你居然相信還有天堂,你是小孩子啊?」心裡卻不禁被他的可愛動搖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銀白月光灑在他銀白色的頭髮上,阿銀頭上似乎真的淡淡包圍一圈光芒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男人心中沒有夢稱不上真正的男人。」停下了腳步,他的眼光看向天空,「如果真的有天堂,我想應該還有那幾個笨蛋吧。」他指的是登勢老闆娘、神樂、新八、定春和大姐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…你是想在天堂開萬事通吧…天堂不需要這種白痴東西…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當然,他沒有傻到真正吐槽出來,現在的氣氛可說是相當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有你的地方……還滿像天堂的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這這…我沒聽錯吧?!阿銀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是幻覺吧?沒錯!一定是甜食吃太多,開始產生幻覺了!天啊!好可怕的幻覺!

 

 

 

 

 

阿銀把手中棉花糖吃剩的棒子丟到地上,拼命踩啊踩。這一定是幻覺!嚇不倒我的!

 

 

 

 

 

看到阿銀的小動作,土方雖然覺得又氣又好笑,卻也不能怎麼樣,唉…可愛的小東西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要進來嗎?」轉眼間,他們已經在土方的房門口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看著土方的背影,阿銀隱約感覺到他在壓抑些什麼,但無法確定,「我才不…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裡面有巧克力、聖代、還有…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打擾了。」房門外頭只剩下兩隻凌亂的鞋子,鞋子的主人早已一溜煙不見人影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土方笑著,關上了門。月亮安安靜靜的守護著大地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過了三十分鐘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喂!你也該去洗澡了吧!臭死了!還有你想要當人妖當到什麼時候啊!快去換衣服啦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唔?」嘴巴裡滿滿都是甜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剛出浴的土方看到的就是這副景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散亂一地的零食,吃完隨手就丟的垃圾,沙發上掉滿屑屑,原本佈置簡潔的客廳在阿銀摧殘下快變成垃圾場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死捲毛,你最好給我收拾乾淨,否則……你在幹嘛啊?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我在想拿火箭炮啊,你不是說不想看到它們?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話說,人人心中都有一把火箭炮……XD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你給我放下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土方伸手抓向阿銀,阿銀一閃,唰!阿銀就像陀螺一樣轉了好幾圈,整個人天旋地轉、暈頭轉向地站不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一閃一扯之間,土方不小心拉到了他的腰帶,阿銀的和服被他扯開了,裡面的襯衣清晰可見,「小心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土方千鈞一髮之際,將阿銀拉了過來,他差點倒向電視機的櫃子,上頭還放著花瓶呢!好險沒讓他受到傷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麼一拉,阿銀癱軟在土方的懷中,土方施力過猛,重心還沒站穩,承受不住兩人的體重跌坐在地板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這傢伙…真是令人操心!」看著不省人事的捲子,土方深吁一口氣,兩手放到身後支撐,突然碰到一個東西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不……不會吧!」該死的阿銀!居然喝了他珍藏的大吟釀!而且還是一整瓶!還以為他是暈了,沒想到竟然是醉了!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鼾…鼾…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浮著紅潮的臉,過於貼近的氣息,軟軟溫熱的體溫,這一切,讓土方有點受不了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喂!喂,你快醒醒啊!」酒量差還喝酒,這個笨蛋!

 

 

 

 

 

土方認命的抱起了阿銀,放在剛鋪好的床褟,阿銀一沾上床立刻呈現大字型酣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靜靜的看著他的睡顏,回想起剛認識的點點滴滴,他們見面總是水火不容的鬥嘴或砍殺,像這樣和平的相處,還是頭一回呢!

 

 

 

 

 

阿銀翻了個身,身上的和服更加脫落了,土方開始好奇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他的和服底下有沒有穿內褲。在他的和服底下有沒有穿內褲。在他的和服底下有沒有穿內褲。在他的和服底下有沒有穿內褲。在他的和服底下有沒有穿內褲。在他的和服底下有沒有穿內褲。在他的和服底下有沒有穿內褲。在他的和服底下有沒有穿內褲。在他的和服底下有沒有穿內褲。在他的和服底下有沒有穿內褲。

 

「我只是怕他不舒服……」一邊這樣說,一邊手開始幫阿銀卸下衣物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作者OS:天啊!我好邪惡!居然要大家等到第三章才能看到H,神請原諒我吧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







第三章  和服底下穿什麼其實並沒那麼重要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謎底就要揭曉了!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強忍住口水與流了不少鼻血,小心翼翼的把和服外衣脫去後,阿銀的身上就只剩下一件薄薄的襯衣,隨著他呼吸的起伏,胸膛的線條變化令土方看得十分入迷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喂!你醒醒啊!」他秉著最後僅存的一點點良知(真的不多)與理智,試圖將阿銀喚醒,畢竟他也不喜歡乘人之危這一套,要不是眼前這道菜餚真的誘人至極……

 

 

 

&nb

創作者介紹

活一場華麗的冒險,請

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