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期破報很屌!

不囉唆!奉上文章~



周縣長個人意志的重量-一條即將穿越眾議,歷史與環境的淡北道路
 

文/林綺珊(實習記者)

「我想山風佇咧吹,吹過相思樹林,覓鴞嘛咧揣,咧揣一跡恬靜的山;我想海風佇咧吹,吹過水筆仔樹林,野鳥嘛咧揣,一位歇睏的岸。」一首〈淡水暮色2003〉是新聞局母語創作得獎的作品,笛子和Conga鼓聲錯落在吉他弦律中,演唱者王昭華的歌聲隨著風飄進遙遠的淡水河畔,也飄進淡水鎮民心中。
一位住在淡水河畔的竹圍里里民回想三十年前的河畔景象,「每當河水漲潮和退潮,小巴哥等各種鳥類五十隻、八十隻地飛來飛去,那時河床低,沿河都是紅樹林,風一吹稻草香是多麼香…。」但幾年過去,林立的新建築與動植物、淡水河爭地,不斷填土建房導致排水不良、河水氾濫,日漸填高的河床、縮小的紅樹林漸漸抹殺人記憶中的淡水河畔。直至今年六月,台北縣縣長周錫瑋下詔,年底必興建「淡水河北側沿河平面道路」,即使違法發包也不辭,鎮民一波又一波的反對聲浪排山倒海而來。

「淡水河北側沿河平面道路」簡稱淡北道路,北起台二線、台二乙線交會點附近(淡水鎮登輝大道與中正東路交叉路口),順著淡水捷運線和淡水河,南迄台二線、中央北路交會點(即台北市大度路與中央北路交叉路口),全長4.7公里,預計耗資37億。台北縣縣長周錫瑋和立法委員吳育昇宣稱為疏通台二線的擁擠車流,並作為淡水新市鎮的聯外輔助道路,開啟新市鎮的開發契機,但對於淡北道路沿途的各種破壞始終未作正面回應。

真為解決交通問題?

由於淡水鎮屬觀光小鎮,每逢假日淡水老街、漁人碼頭總吸引大量人潮,此時作為台北市到淡水鎮通道-竹圍到紅樹林的台二線民權路路段車水馬龍,擠得水洩不通。然而,住在竹圍捷運站附近的張小姐表示,只有尖峰時刻才會塞車,加上近期因油價上漲、政府倡導節能減碳,車流量有減少趨勢。

針對塞車問題,淡江大學運輸管理系教授張勝雄說:「台二線上主要是通過性車流,會塞車的原因是交通系統管理不好,政府應先做好應對手段,如劃設標線、規劃單行道、管制路旁空地等,如果交通未改善再去想後面。另一方面,交通部公路總局早已說明,台二線問題不在路面寬度不夠,在於橫向路口紅綠燈過多。

對此,淡北都市改革組織(OURs)理事黃瑞茂說:「這時候不是說A方案比B方案好的爭議,而是選擇眼前可以嘗試的,藉由現代交通管理模式進行交通疏導計畫,至少在三、五年間可以改善交通狀況。」但政府未對症下藥,反推動工程艱鉅、代價龐大的淡北道路,實在是本末倒置,淡北道路的必要性堪慮。

此外,淡水鎮民代表張鴻珠證實台二線非台北到淡水的唯一道路。她表示,竹圍國中一帶、竹圍國小後方新建雙線道路,預計從六號道路連接十一號道路,目前完工的部分可疏通一小段台二線車流,但因位在山區、當地疏於宣導,因此少有人知。而當地居民吳先生感慨地說:「這項計畫政府做一做就沒下文,如果完整規劃,說不定也能成為台二線的分流道路。」

2.2公里高架路段 瓦解「暫時道路」說

來到民權路上,不難發現部分路段的房屋線已後退,路旁空出五公尺左右的空地,這是政府為拓寬台二線,在二十年前即徵收的土地,但由於疏於管理、任土地閒置,至今已被檳榔攤、汽機車胡亂霸佔。正當鎮民高呼「拓寬台二線」之時,台北市交通局局長羅孝賢也作此建議。八月一日淡北道路說明會上,吳育昇改口稱淡北道路是台二線拓寬前的「替代」道路、「臨時」道路,至此實難分辨之前宣說,拓寬台二線需要上百億經費難執行是推託之詞,還是「淡北替」為「蘇花替」翻版。但不管如何,要政府將耗費鉅資,冒著捷運涵洞崩落風險開挖道路涵洞,付出與鎮民為敵,建造高架泥道等種種代價的淡北道路,僅用於「暫時替代道路」,是否太大才小用,到時只怕一不注意就讓「暫時」永久化。

八月二十五日台北市政府交通局行文明白表示,日前雖認同淡北道路僅作為台二線拓寬時的臨時替代道路,但淡北道路全長4.7公里,其中2.2公里為高架路段,應屬永久性道路。自此台北縣政府的「暫時」之說徹底瓦解。

紅樹林、文化遺址危機四伏

淡北道路雖名為「平面」道路,卻包含高架與平面兩路段。沿途造成的傷害,除了居民口中的「巨大鐵蛇」劃破河岸景觀外,距離淡北道路最近不到兩公尺的紅樹林,以及恐遭覆蓋的文化遺址,不論施工前後、道路暫時或永久性開通,攜帶的砂石廢氣、化學原料、噪音污染、撞擊工程必導致破壞,面對無法回復原狀的自然生態和文化遺址,未來的淡水鎮民雖擁有道路,卻永遠失去淡水獨有的生態環境,以及這份土地所蘊含的歷史人文記憶

淡水紅樹林是全世界面積最大的水筆仔純林,五年前更被發現是新種,打破水筆仔在國際資料上的記載,屬台灣獨有的國寶。再者,國小自然課本早已經學者證實,水筆仔林錯綜複雜的根柱固著在泥沼中,不僅有攔泥、防潮、護堤等功能,也提供蟹、魚、鳥類覓食環境或棲息地,因此淡水河畔不時看見白鷺鷥等鳥類,紅樹林還成了天然的防波提,防止沿河土地遭侵蝕縮小。

以長遠角度視之,顯見紅樹林的重要性不僅存在生態保育論戰,嚴重破壞的話還會侵蝕沿河住屋,以及自行車道和捷運鐵道的所在地。反觀口中不斷強調,應為淡水鎮民著想,環境生態和古蹟保護不能無限上綱,曾任台北縣河川生態保育協會理事長,現為淡水鎮長蔡葉緯竟稱:「紅樹林已變成陸化植物,不具潔淨水值的功能,且水筆仔為外來種,目前已蔓延到部分河岸淤積。」鎮民不禁想問:「鎮長你真的是為我們好嗎?」

待評估結果 遺址可能成環評門票

淡北道路路線也與當地文化遺址重疊,排除大度路涵洞將破壞江頭遺址的可能外,之前中研院研究員劉益昌會勘紅樹林一帶時,已在淡北道路的必經之地:「外北勢橋」和「高厝坑溪橋」兩地發現陶片,雖如同淡水鎮公所發行的〈金色淡水〉鎮刊所述,有歷代養鴨人家的器皿碎片,但也確實找到史前人類遺留的陶罐、陶碗,加上位置鄰近八里大坌坑與十三行遺址,劉益昌認為很符合先民當時在河邊開墾的狀況。當地的文史工作者紀先生表示,若證實此處有原住民聚落,即打破原本認為此處唯有鐵路北部山區才有原住民聚落、當時冰河融化、海進海退的說法,實為學術界的大發現。

對於此處是否可以興建道路,劉益昌說:「目前的發現確定這兩處確實有古人類活動,存有遺址疑議,照理來說不能建造道路,須待台大教授陳有貝進一步評估,一旦確定有聚落遺址,按照文資法規定,淡北道路勢必要改道。」若是如此,此處一邊是紅樹林、一邊是自行車道,淡北道路進退兩難,改道策略不可行,只能再設高架通行,高架道路長度超過淡北道路全長的二分之一,此時又該如何以「平面道路」自居,高架道路勢必要接受環境評估

區域思考還是圖利特定團體?

未建道路即發現眾多弊病,反思淡北道路興建後的交通效益卻也引發不少爭議。早在七月初,網友即在論壇中提到,淡北道路二線道加上原台二線的三線道,總計五線道的車流量將造成淡北道路兩端交通癱瘓,而這還不包括關渡大橋一線道的車流量。對此,台北市交通局局長羅孝賢行文認同,淡北道路將導致銜接大度路、洲美快速道路的環河北路,因道路容量不足而嚴重擁塞。此外,北市交通局也提及,淡北道路未來僅供小汽車通行,違背中央政府推行大眾運輸與節能減碳的政策,北市府公開反對興建淡北道路

對此,贊成興建淡水道路的淡水民代張鴻珠,諷刺台北市交通局只會區域性思考,她表示,建設計畫不應以「區域」範圍為限,台北市更不應只顧自身利益,忽略淡水民眾需求,限制淡水鎮發展,反而應在保育與多數人利益間取得平衡,因此她呼籲承辦單位做好安全性、隔離性的防禦措施,讓傷害降到最小。

然而,她口中的「多數人利益」卻僅反映在現居淡海新市鎮少數住民的交通機能;就算未來新市鎮湧進大量住民,台北市交通局發言人邱美珍也表示,先推動淡海新市鎮輕軌捷運才是最好的方法。反觀一通到底的淡北道路只留下廢氣、噪音、惡化的河岸生活,以及潛藏的淹水危機給竹圍到紅樹林一帶居民,不禁讓人質疑縣政府和淡水鎮把這些居民的利益放在哪裡,而這樣的思考模式豈不「區域性」,比起台北市交通局,其區域範圍顯得更加狹隘。

另一方面,若進一步深思「多數人」的利益是誰的利益,可得結論是既非竹圍到紅樹林的當地居民,仍存在許多蚊子屋的淡海新市鎮也無法滿足「多數」條件,難道是前往淡水遊玩的觀光旅客?但隨著淡水土地使用狀況漸漸飽和,停車位一位難求,加上中央政府宣導節能減碳、國際油價上漲,遊客寧可坐捷運。這樣的推論結果,實在不得不讓人聯想到建商炒作房地產,從中謀取暴利,以及大量賭客開著轎車行駛在淡北道路,前往未來可能開發成功的淡水賭場的景象。

對此,張鴻珠回應,有鑒於淡水老街、漁人碼頭過度負荷淡水觀光產業發展,縣政府試圖開發淡海新市鎮,建立另一個觀光旅遊區域,因此額外重視此地的生活機能;日前周錫瑋宣導的博弈特區,更是其中一項重要建設。雖然這是縣政府的美意,但因此處冬天吹東北季風,當地耆老們信仰著「吃風的區域連種田都麻煩還住人」的觀念,不看好其發展。

關於博奕產業,立委田秋堇、反賭博合法化聯盟召集人釋昭慧都曾以澳門為例,說明開放賭場所需付出生活形態及價值觀扭曲等社會成本,雖然周錫瑋曾保證他不會建造燈紅酒綠、只為賺錢的賭場專區,而是要求業者應北縣生活、環保、文藝及生態、觀光等條件,營造屬於全家同遊的「綜合家庭娛樂休閒園區」 (Intergrated Family Resort,簡稱IFR),但始終一口咬定要建一條必定破壞生活、環保、生態和觀光的淡北道路的他,豈不自相矛盾、自打嘴巴。

不能說的秘密:環評與黑影

除環境弊端,有心人士早已窺見未來淡水賭場的商機不可限量,有鑒於八年前的淡北快速道路遭環評打退,這次的淡北道路改道,不直接輾過紅樹林,選擇差身而過,原本12.8公里的道路縮成4.7公里,即使高架路段快佔據全長道路二分之一,仍睜眼說淡北「平面」道路、為避免「快速」嫌疑,限定速限50公里,一連串應對昔日淡北快速道路爭議的作為,難怪「規避環評」之說吵得沸沸揚揚。

另一方面,自八月一日淡北道路說明會上出沒「黑衣人」後,淡水居民之間瀰漫一種惶惶噤聲的白色恐怖氛圍。居民李小姐說:「在自家門口張貼反淡北道路廣告,總是立即被撕,問及原因,卻得到『未向環保署申請』的理由;連署時,旁邊也有不名人士偷偷拍照,很多居民唯恐哪時遭遇不測。」最近更傳出幾位自救會成員頻頻遭受跟監,甚至是施壓勸說。自此,寒禪效應迅速擴散,居民有話不敢言,就算難得義正言辭幾句也不敢透露名字,居民劉先生憤慨地說:「現在是什麼時代了,民主社會當假的?居然還有政府一不順意,就拿威脅這招恐嚇人。」一語道破地方角力與政治手段如何染指民意。

民主選出的縣長執意執行個人的意志,正是民主政治的困境,然而蘇花高可以擋下,這些殷殷進諫聲音又豈是勢力介入,幢幢黑影壓迫擾民能夠阻止的。如參加反淡道聯盟的劉先生說:「我們要的只是更謹慎的環境評估,要保育的是台灣世界級的景觀,要的是最科學的問題定義、更配合政府的減碳節能政策,也怕淹水、空氣污染……」。這些聲音就是中產階級的集體聲音,無能忽視的政治效果。如果周縣長老急著在捷運車廂宣傳自己的政績,那就該努力想想這些選票的重量。甚者,如果淡水美景一去不返,那更不是愛開畫展的周縣長的畫作可以重現的。

更多資訊請參考:反淡北道路聯盟



網址:http://www.pots.tw/node/5398



大家多想想吧!!

一個就算犯法也要推動的工程,對我們台北縣民來說到底有沒有好處?

更大一點來看,台灣的紅樹林生態與淡水的古蹟遺址究竟值不值得這樣犧牲,

就為了一條可能只是某人想要寫在任內的「政績」?



創作者介紹

活一場華麗的冒險,請

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